“之前我就跟说过,这杆枪是两个朝代合成的。”

叶宇也不客气,开口就说:“枪柄和枪头是说的明朝产物,而这枪杆却是另外一个朝代。沈康,难道的鉴宝老师没有教过,在鉴定古董的时候一定要看全面吗?”

“怎么可能?”

沈康的脸色有些红,他看这杆长枪的时候的确只看了枪柄和枪头,而且一般的兵器类古董只要鉴定出一个点,便能够确定这个兵器的年代,毕竟没有人会把兵器设想为两个朝代的,除非叶宇。

虽然知道自己没有鉴定全面,可沈康仍旧不愿意承认,大声的反驳大道:“我当时可是把整杆枪都给看过了,确实是明朝的。”

“我来看看吧。”

谢东林虽然心中早已经相信了叶宇,但仍旧要装模作样一番。

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兵器分两个朝代的。

谢东林是展会的主办方,也是鉴宝专家,他在鉴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周围特别安静,但因为之前的喧闹,这边聚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小宇说的不错,这杆枪的确是两个朝代的。”

用放大镜查看了一番,谢东林说:“枪柄和枪头是明代,但这枪杆却是唐朝。至于出自于谁的手笔,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完全判断出来。众位如果有不认同,或者觉得有能力鉴定出来枪杆出自谁的手,大可以上来做个鉴定。”

“我先来。”

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

沈康第一个不服气,站出来说。

只是随着查看,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作为云溪县鉴宝协会的副会长,他的鉴宝能力还是有的,自然能够分辨出来这杆枪的来历。而且那枪柄和枪头附近的确有焊接融合的痕迹,不过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风化,不那么明显罢了,所以他才会忽略。

可是叶宇是如何发现的呢?

难道他的鉴宝水平真的已经超越了自己?

“怎么样?现在服气了吗?”

叶宇冷笑着问。

“叶先生果真不简单,这么年轻在鉴宝方面的知识就已经超越了,未来不可限量啊。”沈康怅然的说道:“看来我这个副会长真的是老了,该挪动挪动位置了。”

“沈会长,这只是一次意外,不能因此就放弃自己副会长的职位啊。”

人群中立刻就有人站出来阻拦道:“而且这位叶先生太年轻了,他给我们当副会长有些难以服众。再说,他有鉴宝师证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总不能让一个外人来领导吧?”

“鉴宝还需要证件吗?”

叶宇纳闷的问道。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鉴宝也需要证件的,难道鉴宝不都是一群人围着一个古董拿着放大镜查看一番就行了吗?

“原理上是这样。”

谢东林苦笑着说:“不过的鉴宝水平已经超越了我,我等下给写一封推荐信,到云河市鉴宝中心便可以直接领取鉴宝师证了。”

“谢老,不能仗着他跟的关系好,就如此袒护他吧?他的鉴宝能力究竟如何,我们大家都不知晓,就要给他写推荐信,让他来当我们的副会长,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啊?虽然是会长,可也不能随意的任命副会长吧?”

周围又有人反驳道,而且他说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

毕竟在鉴宝协会当中会长谢东林很少主事,大部分都是副会长在操作,这职位上的油水可大着呢,现在沈康的能力遭到了怀疑,确定被取消副会长的职位,很多人都惦记着它呢。

“这……”

谢东林虽然想帮叶宇,可眼下这种情况他也始料未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谢大哥,让我来摆平吧。”

叶宇笑着说:“既然大家不承认我的能力,那我就给们现场演示一下。”

“今天是谢老的私人展会,很多人都带着古董前来拜会,那我就来当这个筛选人,我所坚定的任何一件古玩们都可以鉴定,如果有一个出现差错了,就证明我的能力有限,这个副会长的职位我也不去争取。当然,如果我全部都说对的话,希望大家也给我一个争取副会长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这个副会长究竟什么意义,但看谢东林极力的推荐自己,想来肯定有着莫大的好处,所以叶宇打算露一手,免得谢东林遭人质疑。

“小宇,这个……”

谢东林刚想劝阻,却听到周围的人说道:“好,就按照叶先生说的办。”

“谢大哥,我的能力应该放心。”

叶宇冲着谢东林笑着说。

而一旁的沈康却在心中暗自得意,让得瑟,竟然敢说一件都不会出现差错,即便是谢东林也没有这么狂妄,等下我故意找一些难以辨别的东西交给鉴定,到时候只要说错,这副会长的位置谁也夺不走。

事情商定好之后,叶宇就来到了柜台处,立刻就有人递过来一件古董。

叶宇简单的把玩一下就开口说道:“这是清代产的酒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王府的东西,虽然镶着银边,但因为年代的关系,值不了太多的钱,更入不了谢老的展厅。”

“还真对啊,之前谢老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那个拿出酒杯的人立刻就兴奋的说道,至于他的东西能不能进入展厅国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见识到了叶宇的鉴宝能力。

不用放大镜,也不用仔细的去观察,只是那么随便的一模,便能够把古董给解剖个大概,这本事,恐怕早已经超越了谢老吧?

“卧槽,不是吧,竟然真的对了,难道他的鉴宝水平真的达到了专家级别?”

在众人震撼的时候,叶宇已经入手了第二件,同样只是把玩一下便把古董的详细信息给道了出来。这第二件年代稍微久远一些,而且还是孤品,算得上珍宝,能够进入谢老的展厅。

然后是第三件,第四件……

起先的时候,众人也就图个乐呵,拿出来自己的古玩让叶宇鉴定,可随着他一说一个准,众人都被震撼到了,一些普通的玩意都不好意思再拿出来了,而且他们看向叶宇的目光也变得炙热起来。

难道他真的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让他来做鉴宝协会的副会长还是蛮不错的选择啊。

“来看看我这个宝贝。”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一人,拿着一块石头递给叶宇说。

“这是那块任何人都鉴别不出来的石头?”

“可不是嘛,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块石头,非说是古董,可沈会长和谢老都鉴定不出来个所以然,只说这石头的非常久远,至于什么年代都说不出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办法进入谢老的展厅。”

“看叶宇能不能鉴定出来了,如果他连这块石头都能够说出出处的话,我就真的服他,就力挺他当咱们的副会长。”

在他们议论的时候,叶宇已经把石头拿在手中把玩了。

让他震惊的是,他真的无法从这块石头上感知到任何东西,而且这块石头还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这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到他那副样子,沈康在一旁心中得意道:“说不出来了吧?哈哈,我就知道,的鉴宝能力也不怎么样吧,这下看还怎么在老子面前蹦跶。”

“小宇,这块石头我之前看过,只知道它的年代比较久远,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谢东林在旁边提醒道。

叶宇点点头,他也能够感觉出来这石头存放的时间的确非常久,否则的话,他肯定以为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山石。

“我看不出来。”

又感知了一会,叶宇发现不了任何的线索,只能承认道。

“看不出来?”

石头的主人愣了一下,冷笑着说:“连一块石头都看不出来的话,还怎么当我们的副会长?”

“……”

虽然这话把叶宇噎的没话说,可也让他清楚,眼前这人就是来找茬了。

再看一眼沈康那得意的神色,叶宇不难猜出,这一切都是沈康暗中指使的。

所以他冲着沈康阴阳怪气的问:“沈副会长,我只是一个外人,看不出来很正常,这个作为副会长的人难道能够看出来?如果看出来的话,那告诉我,这是什么石头?有什么用处?”

“我……”

沈康一滞,瞬间就说不出话来,这尼玛,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他只是指使人过来恶心一下叶宇,让叶宇知难而退,却不曾想叶宇把矛头指向了他。

“行了,这块石头先放一放。”

谢东林站出来调节道:“毕竟咱们大家都看不出来个究竟,所以这块石头不能作为评判小宇鉴宝能力的标准,把石头收起来吧,下一个。”

谢老发话,那人也只能带着石头离开。

鉴宝继续,没有了沈康暗中的小动作,凡是被拿出来的古董,叶宇都能够一一的辨识出来,这让周围的人不得不佩服叶宇的能力,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叶宇的本事已经超出了谢东林。

而叶宇的心思已经没有放在副会长的职位上了,他在想着之前的那块石头,能够让他无法感知到的石头,且还不存在灵气,会是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