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龙的话让陈振心一沉,暗呼坏了,这家伙是来打劫的。

   傻子都听得出来,钱龙这是拐着弯要票子买房子,而且还要买大房子。

   不过人家开口了,陈振也不敢不给,不就是一套房子嘛,陈家送得起,毕竟要钱总比要命强。

   他正要开口,没想到,旁边的泼妇姜春兰不乐意了。

   “钱少,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晚上的亲自跑来陈家,开口就要钱,不觉得有些过分吗?要是穷人也就罢了,陈家不介意施舍几个钱。可手握巨额财富,还跑来问陈家要钱,这就有些不要脸了。”

   姜春兰很生气,钱龙也就是海城的一条小蛟龙,可陈家是港城的霸王龙,一条小蛟龙竟然敢跑到霸王龙家来要钱,这是老鼠舔猫逼,没事找刺激!

   “我没听懂,陈董,给我翻译翻译她这话什么意思!”钱龙翘着二郎腿,笑眯眯道。

   陈振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恨不得跳起来乱脚踹死姜春兰这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败家玩意儿,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血佛说话,这是想害死陈家吗?

   他刚要解释解释,尼玛,姜春兰又开口了。

   “哼,钱少不要脸的事迹我早有耳闻,可真是传闻不如一见啊。可是,陈家不是丁春秋和邱少游,不怕这样的恶霸!”姜春兰呲牙咧嘴道。

   钱龙被姜春兰逗笑了,看向陈振,指着姜春兰,道:“她好像活腻歪了。”

   “是是是,她确实活腻歪了,钱少,求帮帮我踹死她吧,我想让这个败家玩意儿去死很久了。”陈振吓瘫了,麻辣隔壁的,见过坑爹坑妈的,没见过坑老公的,姜春兰还真是实力坑老公啊。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陈振,说什么呢?”姜春兰嗷嗷叫着站起来,破口大骂。“我就知道刚才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是不是打算像弄死王大壮那样也让我神秘消失?”

   “闭嘴!”陈振嗷一嗓子,吓得快哭了,血佛杀人是有选择性的,不杀好人,专杀坏人。这要是让钱龙知道他违法的事,钱龙根本不用动用血佛的手段,单单亮出护龙战队的身份,就够他喝一壶的。

   “凭什么让我闭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今天就让钱龙知道做的恶心事,哪天我要是死了,就是干的。”姜春兰失去了理智,嗷嗷吆喝。

   “……”陈振的脸吓白了,偷偷瞄了钱龙一眼,见钱龙云淡风轻的看着,这下他更害怕了。

   “知道怕了?哼,陈振告诉,只要有我在一天,就别想跟乔欣那个婊子贱人复婚,一会儿我就打电话叫律师来立遗嘱,我要是死了,雇凶杀人的事就会大白于天下。”姜春兰继续吆喝。

   陈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如死灰。

   “哼,别以为不说话我就……”姜春兰想继续喷,然而话没说完,愣愣的低头看向大腿,此刻大腿上正插着一把水果刀。

   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陈振,道:“陈振,这是想当着钱龙的面杀死我?”

   “刀是我插的!”钱龙冷着脸道,原本不想对这个泼妇怎么样,没想到姜春兰竟然敢侮辱乔欣姑姑,而且听话里的意思,似乎当年陈振和姑姑离婚,都是这个贱女人从中作梗。

   “……为什么捅我?”姜春兰难以置信道,陈振有杀她的理由,怎么钱龙动手了?

   “因为该死!”钱龙冷着脸,冷声道:“把这个女人卖到非洲去!”

   这种恶毒的女人,不配生活在华夏这片神圣的土地上。

   陈振和姜春兰愣愣的看着钱龙,搞不懂钱龙这话是跟谁说的。然而下一刻他们知道了,一个冷酷帅气青年走了进来,正是赵宇。

   赵宇走进来之后,二话不说,一巴掌打晕姜春兰,直接拖了出去。他会严格执行少主的命令,把姜春兰卖到非洲去,尽管这样的女人卖不了几个钱,甚至还会亏本,可这是少主的命令,必须严格执行。

   “钱少!”看着被拖出去的姜春兰,陈振扑通跪在了地上,吓得身剧烈颤抖。

   “陈董,我就是发表了一下羡慕家大房子的话,老婆就这么侮辱我,难道在们的眼里,我就是那种为了钱不要脸的人吗?”钱龙冷笑着问。

   “不是不是,钱少绝对不是那种人,钱少高风亮节,视金钱如粪土……”陈振快速组织好听的话,一股脑的喷了出来。

   “我就是那样的人!”钱龙突然咧嘴一笑。

   “……”陈振差点噎死,卧槽,这货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竟然亲口承认自己不要脸。

   “陈董,我是来要钱的,给吗?”钱龙笑眯眯的问。

   “给!”陈振想都没想就喊出声。接着大义凛然道:“钱是王八蛋,用钱能办到的事都不叫事,这样吧,钱少想在哪买房子,我立马安排人去给买最好的。”

   “谁说我要买房子了?”钱龙问。

   “……”陈振嘴角抽了抽,小心翼翼的问:“不买房子,您要钱做什么?”

   “我想做世界首富!”钱龙说道。

   陈振吓哭了,我顶个肺啊,这货不是来打劫的,是来洗劫的,这是要对陈家执行‘三光政策’啊,是打算抢占陈家的一切。

   想听明白了钱龙的话,陈振反而不害怕了!

   站起来,坐下,翘起二郎腿,抽出烟点燃,吸了一口,道:“钱龙,我知道的身份,可是陈家也不是好惹的,先不说华夏政府决不允许陈家破产,单单一个乔家,就不是能惹得起的。”

   “乔家?”钱龙不屑冷哼,甩手扔给陈振文件袋,道:“乔家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这不需要操心。可我保证,华夏政府不会保护。”

   “这是什么?”陈振疑惑的打开文件袋。

   “看看就知道了。”钱龙微笑。

   陈振取出文件袋里的所有资料,挨个看了起来,每看一个,脸色难看一分,只看了几个,他的手就开始颤抖,豆大的汗水往下掉。

   “我杀了陈家所有人,华夏政府不但不会惩罚我,反而会奖励我。”钱龙笑眯眯道。“那么请问,愿意把陈家财产都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