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说,对着我眉心指了一下?”闻人真双眼瞪大了几分问道。

“对着我脑袋拍一下?”闻人胖球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闻人照眉头轻轻一扬,淡淡的说道:“不然们以为下禁锢要兴师动众?告诉,他下的这禁锢应该是一种毒,而且极为毒性极为的强,只要们两个再有异心,只怕就会立即毒发身亡。”

“这是吓唬我们两个的吧?少胳膊肘往外拐,好歹也是闻人家的人!”闻人胖球恨不得一口将闻人照给吃了,冲着他怒吼道。

“是不是吓唬,自己看看的伤口到底是鲜红色,还是暗红色。”

闻人照冷冷的说道,“这漆黑的是一种剧毒,已经开始渗透了,要是再有异心,呵呵,要不了多久,就一命呜呼了。们两个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找天方大师诊断一下,不过我相信就连他都没有办法给们两个清除这毒素。”

闻人真想要杀闻人照的心都有了,怒视着他道:“既然看到了那家伙给我们下禁锢,为什么不提醒一下?”

闻人真有杀人的冲动了,对方居然看到了自己被下了禁锢居然不提醒一下,实在是太可恶了,枉他还是一家人。

“我如果提醒,们会听吗?上次我就跟胖球说过,不要去招惹那家伙,可他听了我吗?以为将找过来,就能够摆平了?没有看到他肩膀上的那个萌宠,人家根本就没有动一下吗?”闻人照不屑的瞥了一眼闻人胖球,声音显得格外清冷。

“什么意思,那萌宠怎么了?”闻人真心头一惊,急忙问道。

“这还是问闻人胖球吧,免得他又说我造谣生事。”闻人照直接将问题抛给了闻人胖球。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爱圆脸美眉眼神好清澈

闻人真暴怒了,真是恨不得一口将闻人胖球给吃了,要不是他陷害的话,自己也落不到如此的田地。

“这个……这个……”

闻人胖球很尴尬,半天都说不出个什么来。

“呀,,我特么的被给害惨了,这个混蛋,等着接受族长的责罚吧!”闻人真一甩衣袖便是大踏步的离开了,整个人处于狂暴当中。

此时的徐川已经领着张九霄、袁文涛和郑洋三人十分顺利的进入到了灵药圣山当中。

对于外面闻人真他们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知晓了。

“好一座灵药圣山,果然是个神奇之地。”

徐川抬头四处眺望了一眼,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遮天大树,四处都是茂密的灌木丛,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草药的香味。

让人闻着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徐川深吸了一口气,一种沁人心脾带有香味的气味涌入鼻腔当中,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舒服得他都想要轻吟一句。

“这里的环境真好,到处都是药材,空气更是好的不像话。”郑洋扫视了一眼感叹道。

“闻人家就是因为占据着这座灵药圣山,日进斗金,财力雄厚,当然了,他们的背后要是没有仙台宗的支持,恐怕也不会运营得如此顺利。”张九霄说道。

“们说,要是住在这里面,会不会长生不老?”袁文涛目光当中涌现出了羡慕光芒。

这里的植物长得漂亮,不光拥有观赏价值更加拥有药用价值,真正的是鸟语花香一片桃花源的美景,令人为之迷醉。

袁文涛这个胖子有这么一个想法那也是非常正常的,这里风景如此秀丽,谁都想在这里多住,多休息。

“好了,诸位,进入了灵药圣山,意味着灵药狩猎大赛正是开始,这里由于特殊的原因导致了这里的灵药极具灵性,也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我希望们任何人都不要单独行动,要是单独一个人被灵药给围困了,那是相当危险的。”徐川拍了拍手,将袁文涛他们三人的注意力给集中到了自己这边来,朗声提醒道。

灵药圣山这个地方非常的诡异,灵药生长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如同开了灵智般,具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有领地意识,要是实力不强的人误入了,定然会遭到它们的无情攻击。

有的时候,是灵药单独作战,有的时候则是群体而攻之,这是比赛之前就赛事说明上就明确提醒过的注意事项。

上一次龙门镖局的新秀就是因为进入这里之后,单独作战,导致被灵药给猎杀了。

徐川不希望自己带来的三个家伙被灵药给绞杀了,自然就要一开始就提醒了。

“是!”

张九霄作为三人的小队长,扭头看了眼袁文涛和郑洋两人立即答应道。

“们两个呢?特别是这个胖子,要是用来做花肥的话,那是相当不错的。”徐川瞥了一眼袁文涛,调侃道。

“大队长,我绝对是那个最服从命令听指挥的人,不会擅自行动的。”袁文涛赶忙说道。

“能够这样想最好了……”

徐川轻轻点了点头,很满意袁文涛这种表现。

“咔擦!”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诡异的声响传出来,直接将徐川的话给打断了。

“卧槽,大队长,我踩到人骨头了,头骨,这地方怎么会有白骨啊……”袁文涛低头看了一眼,立即就发现了人的头骨,白森森的十分吓人,还被他给踩了一脚。

看了眼那块被踩碎的头骨,徐川瘪了瘪嘴道:“早就跟说过了,这里的灵药会将人当做肥料的,这下相信我了?”

“相信,相信。”

袁文涛急忙向后倒退了几步,双手合十郑重的向那骷髅头鞠了一躬,“前辈勿怪哈,我袁文涛不是故意的,可千万别找我啊。”

“这个家伙,一个骷髅头也将吓成这样,能不能有点出息?”徐川很不爽的瞪了一眼他一眼,瘪了瘪嘴道。

“大队长,都说死者为大,我这也是为咱们能够取得好成绩提前祈祷一下,要是我们一不小心拿了个第一,那也有我的一份功劳不是?”袁文涛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