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事实上,谢成栋对杨宁的了解极少,唯一知道点的,就是杨宁家里有点钱,这还是通过王志专了解到的。

之前在车上,他们大多聊得是徐媛媛跟周茜,对于杨宁,谢成栋只是随口问了几句,王志专当时也没细说。

倘若让谢成栋知道,杨宁捐款都捐了十万,怕会立刻叫停许波的一切行为。

能够随便拿十万块往外捐的人,在南湖市着实不少,这些人,谢成栋都不愿得罪,尤其彼此并没有深仇大恨。

“有钱好呀,这下阿波的医药费有着落了。”许奎压根没当回事,语气透着阴毒。

“许叔,我跟一快去。”

“也去?”

许奎微微皱眉,但没有多说:“直接开车去凤凰楼,咱们在楼下碰面。”

不亲眼看到杨宁落个凄惨的下场,谢成栋寝食难安,更何况,这次他还抱有其他目的。比方说徐媛媛,或者周茜,又或者两个一块拿下,一不做二不休,来场一龙二凤!

一想到能将徐媛媛跟周茜扒光了肆意鞭挞,谢成栋亢奋到了极点,连带着对杨宁的恐惧也降低不少。

这次由许奎出面,外带着几十号人,在谢成栋看来,杨宁必然插翅难飞,再说以许奎的性子,搞不好直接就将杨宁人间蒸发了。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学长,是直接回家?”

吃完饭,跟罗老师两口子告别后,杨宁就跟徐媛媛、周茜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对呀,明天还得考试。”杨宁笑道。

“学长该不会是想着回家复习吧?”周茜抿嘴一笑:“我听说,学长每次都荣膺年级倒数第一。”

杨宁老脸一红,撇嘴道:“瞎说,现在的人太缺心眼了,以讹传讹,什么话到了他们嘴里,就变了味。”

周茜愕然:“这么说,学长成绩还很不错了?”说着,她噗哧笑了起来,显然她觉得这个想法有些逗。

“当然是…很不错了。”事实上,说这话,杨宁多少有些心虚。

周茜也没继续揪着这话题,多少也要给学长点面子对吧?她是个聪慧的女孩,要不是因为徐媛媛在侧,掩盖了她的诸多光彩,那她一定能随时在任何场合闪耀。

“对了,学长,我有件事…”

周茜似想起什么,正要开口,可她忽然发现,杨宁跟徐媛媛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有些疑惑不解的转身,周茜脸色大变,因为眼前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他们都认识,正是谢成栋。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徐媛媛,咱们又见面了,这次是不是赏个脸,跟我去喝一杯?”谢成栋笑眯眯道。

“不去。”徐媛媛冷声道。

“谢成栋,跟踪我们?”周茜又惊又怒,下意识掏出手机,似乎想要给谁打电话。

“我是的话,就会老老实实在旁边待着,不去做些不本分的事。”

许奎冷冷看了眼周茜,撇嘴道:“把她的手机砸了。”

随着许奎的声音落下,忽然,四周出现一大群人,让周茜跟徐媛媛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们!”感觉手一空,周茜又惊又怒,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许奎很满意的点头,然后不再去看那碎裂的手机,而是死死盯着杨宁。

“就是弄折了我儿子的两条胳膊?”这些话,几乎是从许奎牙齿里迸出来的。

“原来许波喜欢搞大阵仗,是继承他老子的优良传统呀。”杨宁似笑非笑看着四周这群人。

“有种!”许奎微眯着眼:“眼下还能谈笑风生,面不改色,我还真要夸一句。”随即,又冷哼道:“该不会觉得自己能吃定我们吧?不怕告诉,我一个人就能收拾,别以为练了几年武艺,就不知天高地厚!”

杨宁漠然道:“这么说,这趟来,是专程对付我的?”

“不错。”许奎点头。

“那把她们放了,我跟们走。”杨宁指了指徐媛媛跟周茜。

“杨宁!”

“学长!”

徐媛媛跟周茜不由露出急色,毕竟对方人太多了。

许奎嗤笑道:“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讲条件?让老子放,老子偏不放,咬我呀?”说着,许奎望向徐媛媛跟周茜,啧啧赞道:“不错,身材好,模样也俊,带回去让兄弟们爽爽,都好些天没开荤了吧?”

立刻,四周爆发出一阵贱笑,各种污言秽语,甚至有人壮着胆,想要去摸徐媛媛跟周茜。

“流氓!”徐媛媛跟周茜吓得躲到杨宁身后。

但这些举动,更刺激到了这些人的荷尔蒙,立刻有几个人不甘寂寞的摸了过来。

“拿开们的脏手!”杨宁冷哼,毫无征兆出手,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将这几条伸过来的手拧断。

这次是彻彻底底的拧断,绝不是弄脱臼!

啊!

尖锐的惨叫声响起,且不止一人发出。

不但是谢成栋,就连许奎也没想到杨宁竟敢动手,怒道:“抓住这小子!”

眼下这里是大街,虽然不是很热闹,但也有一些行人。

不过由于许奎带来的人挺多,所以没谁敢来制止,可难保没人偷偷摸出手机,给局子里的警察叔叔们打电话。

尽管来之前,许奎已经跟局子里的人通过气,但他也没狂妄到在大街上无法无天,那纯粹是作死!

“速度点,还有,把这俩女的拖上车先带走。”许奎指了指徐媛媛跟周茜。

这话着实把两个女孩吓坏了,看着一群陌生男人如同饿狼扑来,徐媛媛跟周茜都脸色惨白。

砰!

这一刻,杨宁再无保留,直接用最野蛮,最极限的爆发,将任何胆敢靠近徐媛媛跟周茜的人部放倒。

担心俩女的安,所以杨宁这次下手极重,每次出手,都会伴随着尖锐凄厉的惨叫声。

地上瘫倒的人越来越多,谢成栋吓得脸色发白,听是一回事,可真正亲眼目睹杨宁的凶残霸道,他心底的寒意不但再次升起,更是浓厚的数倍。这一刻,他对杨宁的恐惧,远远大过对徐媛媛、周茜的色胆包天。

“都让开!”

许奎不得不出手,再这么下去,他带来的人就要折损不少。

以他的眼力劲,自然看出杨宁下手的狠辣,怒道:“小小年纪,谁给的胆,竟然如此阴毒。”

“凭这畜生,还没资格说这话!”杨宁冷哼。

“小王八蛋,找死!”

许奎大怒,当场就摆出文圣拳起手式,相比许波那种有名无实的空架子,显然许奎是有真功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