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叶子皓得到的情报,这位岳松当初没能升职可是差点气病了,之后在户部也是搞了不少小动作,都是针对新尚书杨文旭的。

似乎想要将杨文旭拉下来,毕竟现在不拉下对方,将来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与年轻几岁的田朝阳一拼,想来许多人都心中有数。

当初都拼不上去,以后还会有机会吗?到老也不过就是右侍郎了。

这样一个人,突然凑过来示好,难免让人多想。

叶子皓淡淡一笑:“岳大人不嫌下官失礼便好。”

“哪里哪里,你们后生前途无量,不嫌老夫拖后腿才是。”岳松见叶子皓没有拒绝,心里高兴,脸上也是笑眯眯的显得十分和气。

他哪里知道,他在叶子皓的名单里,只是观望一列,不好不好暂不置评而已。

多了一个外人,李世瑜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他尴尬地看了叶子皓一眼,目光闪了闪,突然道:“那我们快走吧,别误了进殿时间。”

今天是大朝,自然是要去正和殿。

此时正和殿已在不远处可以望见,只不过要拾步走上长长的汉白玉石阶,此处禁军已经站岗,大家言行举止也会有所收敛。

而岳松的参与成功,也给了附近观望的许多人一个契机,于是很快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

有人上前与岳松打招呼、有人与李世瑜打招呼,最后不一例外都好奇地看向叶子皓。

无辜眼神秒杀宅男

李世瑜不想一一做介绍,感觉这样很奇怪,到是岳松毫不避讳地热情为大家做了引见。

叶子皓神色不变地抱拳寒暄。

反正大家都没进殿,要迟到也不是他一人,要论最后跑进大殿的时间,他一年轻人难道还跑不过这些人?

因而,他心里比李世瑜要淡定多了,也在观察着这些人的目的。

大家就站在台阶下说话,也是在互相引见着,趁此机会,叶子皓也默默记下了那些人的名字。

这时,又有一行人走过来了。

“怎么都聚在这里?还不进殿?”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位是个威严老者,他一开口就让所有人转过了头。

他穿着一品官袍,面容清瘦、目光透着几分审视地一眼就看向了被围在人群中的年轻人。

“见过卫太师。”众人不计官职品阶,齐齐行礼。

“还不赶紧散了。”卫太师缓步走着,就将众人喝散了。

岳松也不敢造次,便想喊了岳子皓和李世瑜赶紧走人,谁知他一转身,就看到叶子皓不但没离开,反正向卫太师行去几步。

“晚生叶子皓,见过老太师。”叶子皓一扫刚才的客套笑容,神色认真而恭敬地朝卫老太师长揖到地,行了大礼。

“你这后生啊……”卫老太师露出微笑,不像刚才那般威严地开了口,“可总算是来了呢。”

“……”叶子皓有些尴尬,这状似埋怨的话,叫他如何接?最后只得道,“让大人费心了。”

“我可没有老齐费心,前儿还收到他的信,让我担待一些呢。”卫老太师呵呵一笑,这才让叶子皓起身,一起往前走。

说起青华州府学的齐老院长,叶子皓心里一暖,也是有些感慨。

他在青华州为官一年,能结交到那些品行高洁、心有公义的师长们,是他的荣幸。

而他对士学的扶持,也换来了大家对他的真诚相待,为他的前程操心,这是真心实意地关照。

他离开青华州一年多了,与师长们的联络却从未断过。

卫老太师说前儿还收到齐老院长的信,他却不敢说,他前儿才给齐老院长回过信。

“齐老视子皓为晚辈,一直以来都很关照,子皓却有些任性固执,让他老人家操心了。”叶子皓连忙说道。

“唉,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如今你已为京官,以后的路可要好好走,切莫行差步错,让关心你的人不得安心。”

卫老太师见叶子皓果然如老齐说的那般,行事不讲规则、心中有仁义、知恩谦逊,其他尚且可以观望,但这知恩谦逊,他算是看到了。

卫老太师心中有些满意了,脸上笑容更加和蔼了几分,又叮嘱了叶子皓几句,这京官可比地方官难做,莫要大意。

叶子皓听明白了,连忙应诺。

说话间便走到了台阶前,卫老太师抬步时,叶子皓顺手便扶住了他。

这细心举动令卫老太师又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便由着他扶了走。

一个从三品扶着一个正一品三公之一上台阶,这一幕并不奇怪,也不会觉得诡异。

只是前前后后的人看见,心中暗暗鄙夷,刚才与叶子皓打招呼时还感觉此人有些清傲、难以打交道。

这一转眼就去讨好太师了。

原来不是此人冷傲,而是他们未入此人的眼罢了。

只不过卫老太师位高权重,大家只敢心中嘀咕,不敢议论出声罢了。

岳松见叶子皓与卫老太师说得上话,自然不愿意放过机会,他也知道李世瑜与叶子皓的关系,因而也会抓住机会。

弃叶子皓而先把好与李世瑜的同僚关系,拉着李世瑜在不远处不紧不慢地跟着叶子皓与卫老太师那一行人,一起往大殿走去。

随卫老太师同来的那一行人,自然是卫老太师阵营的人,他们阵营与朝堂上那些阵营又有些不同。

卫老太师是帝师、卫皇后的父亲,位列三公,兼领正二品御史大夫,本就是朝中最正直、正面的标杆。

而他的阵营就是皇上的阵营,也是太子的阵营,成为朝堂中出现争议时最有力的皇权后盾。

但看在那些营营算计的势力眼中,也不过是太师一党罢了。

帝后关系融洽,太子之位稳固,朝堂上争斗再多也不过是一点小利打打闹闹,并不会影响皇室也不会祸患天下。

但一个清明正面的朝堂,才会引领天下走向繁荣,让民间安定、百姓安稳,因而,将相王权之间的那些事儿,也是皇上每天要操心的事儿。

叶子皓对卫老太师的态度以及这上台阶一扶,也就代表了他的选择。

叶御史加入了太师一党,许多人心中都在猜测这是否事实,各派系也就纷纷传话,约定下朝后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