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当我说出让谢丹阳嫁给我的时候,她愣住了好久。

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谢丹阳骂道:“王八蛋张河!连一对几千块钱的戒指都不舍得买,叼着一支烟跟我求婚,我会嫁给吗!”

我哈哈一笑,说:“我就是开开玩笑,那么认真干嘛。”

她狠狠捶我:“才认真呢!”

她是真认真了刚才,是想嫁了。

她送我去汽车站,最晚是八点的车,可是,到了汽车站,已经八点十分了。

我幽怨的破口大骂:“都怪!看什么戒指!看什么戒指啊!要不是看戒指!要不是去厕所,能错过车吗!”

谢丹阳说:“骂我干嘛,我都没是故意的!”

我说道:“我都说了时间来不及了!”

谢丹阳说:“那我也说了送去啊。”

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

我说:“那睡哪。”

谢丹阳不高兴了起来,有点想哭的样子:“那么嫌弃我吗!”

我无奈的说道:“我那不是嫌弃,真的,但是我把带家里总是不好吧。说是吧。”

谢丹阳问我道:“那我送到家了,自己开车去们县城那里睡,可以了吗。”

我问:“问题是我们家到县城的路不好走,大半夜的,我不放心。”

谢丹阳说道:“那自己开车回去。开我的车。”

我说:“那,还是算了。走吧。”

谢丹阳问:“想好了让我在哪里睡了吗。”

我说:“还能睡哪,只能睡家里了。”

谢丹阳说:“不反悔了?不怕家里人说了?”

我说:“说就说吧。”

她开车了。

一路上,我和她聊着天。

越是开往我们老家的路上,就越是偏僻,山路。

我说道:“要是让这么一个城市女孩子,嫁到我们村子里,山里面,肯定要疯掉。”

谢丹阳说:“我不去那里,那不会出来吗。”

我说:“我家在那,怎么出来呢。”

谢丹阳说:“在城里买房,接父母过来呀。”

我说:“没钱买啊。”

谢丹阳说:“我们一起努力啊,我不信我们首付的钱都没有。”

我说:“估计会有吧。”

开了一会儿,饿了,就在高速服务区吃饭了。

我问谢丹阳:“出来不请假,不和父母说,不怕他们说吗。也不怕领导怪吗。”

谢丹阳说:“紧张什么,我自己会解决的了。”

我问:“怎么解决。”

谢丹阳说:“我说我去张河家里见他父母。”

我差点没喷出饭来:“他妈的这样子,父母不逼死我娶才怪,而且监狱的人都怎么看我了!”

谢丹阳极为委屈的说道:“怎么看了,怎么看了呀。我还配不上了呀。”

我说:“我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谢丹阳说:“就是那个意思。”

我说:“想吵架是不是?信不信我把扔高速路自己回去!”

谢丹阳说:“那回去呀,我看怎么回去。车是我的。”

我说道:“对哦,车是的哦。”

她倒是笑了,然后说:“我发现这人很大男子主义。”

我说:“还好吧。”

谢丹阳说:“以前女朋友受得了的吗。”

我说:“一个晚上七八次,说受得了吗。”

谢丹阳狂打我:“我不是说的那个!说的那个!”

又上了车,一路驰骋,我担心谢丹阳累着了,没想到看她的那样,倒是很轻松很开心样子。

她说道:“我想知道家是什么样子的。”

我说:“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好久没回去了,听说家里盖了一下简单装修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样了。”

谢丹阳说道:“真的很穷吗们那里。”

我说:“小时候,过年过节才有肉吃,我从来没喝过牛奶,说穷不穷。”

谢丹阳说道:“现在呢。”

我说:“现在应该天天有肉吃吧。”

谢丹阳说:“该不是天天吃青菜吧。”

我说:“放心,没肉吃的话,我给吃火腿肠,天天吃都行。”

她又打我。

我急忙让她安心开车。

直到凌晨,才下了高速,又开了一段时间,经过了不少山路到了老家的村子里。

车子开到了家门口,下车后,看着自己家,都陌生了。

不再是记忆中那漏水的房子了。

我叫父母开门,母亲开了门,看到是我,她一愣,然后问我:“怎么现在这个点才到的啊。”

我说:“没办法,没有假,后天早上就走。”

母亲说:“那么急。先进来,饿吗。”

我提着东西进去了。

家里是装修得更好了一些,这赖于我这两年努力挣钱的成果。

我说道:“有点饿,有什么吃的。”

母亲说:“等着。”

我问道:“爸爸呢。”

母亲说:“睡着了,明天他一早就起来去帮人干活。”

母亲去厨房热菜。

我看看后面,咦,谢丹阳呢。

我急忙出去外面,车子在,她呢。

我急忙找她,却见她在打电话。

是给她妈妈打电话,还真的说来我家了。

她挂了电话后,我过去,说道:“还真的跟爸爸妈妈说了。”

谢丹阳说:“不然他们多担心我,都这个点了,看,那么多未接来电!我妈妈都要报警了!”

我说:“靠,那么要紧。”

谢丹阳说:“如果是女儿要紧不要紧。”

我说:“嗯,要紧,要紧。先进来,外面冷。”

谢丹阳跟着我进家里。

她说道:“这个村子是在山里的是吗。”

我说:“是的,四面环山,刚才开车难道没见吗。”

谢丹阳看着我家:“也没有说的那么穷啊。”

我说:“那是因为我家人努力,这两年把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然啊,我现在去外面捡牛粪来招待吃。”

谢丹阳打我:“我用猪粪招待!”

我说:“哈哈,别太客气了,我让我妈妈去端牛粪上来了。”

正闹着,母亲端着饭菜上来,我赶紧过去帮忙。

她看到谢丹阳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奇怪的问我道:“这是,谁呢。”

我说:“哦,妈妈,她是,她是,我同事,女同事,因为没车了,我就让她送我来了。”

母亲点点头,对谢丹阳微微笑,老实巴交母亲也不会说什么打招呼的话。

谢丹阳站起来,说了一声阿姨好。

母亲让谢丹阳坐下,然后去拿碗筷来,只知道说吃饭,吃菜,蹩脚的普通话。

母亲问我道:“那她今晚睡这里吗。”

我说:“是啊。”

母亲说:“我去铺床,睡二姐的房间。”

我说:“好的。”

谢丹阳叫母亲一起吃,母亲挥手说吃过了吃过了。

然后她去铺床了。

谢丹阳问我道:“怎么们说什么我听不懂呀。”

我说:“方言。她问我,是谁,我说是我从妓院赎来的。”

谢丹阳就要打我:“真这么说了!”

我说道:“开玩笑的,我说是我女同事。没车了,所以让送我来。”

谢丹阳问我:“那妈妈会信吗!”

我说:“信不信谁知道呢,自己不会去问她么。”

谢丹阳说:“要乱说,我真的打。”

我说:“打我信不信我把扔后山去。”

谢丹阳看着桌子上的菜,说道:“也没有说的吃的那么差呀,鸡肉鸭肉鱼肉都有。”

我说:“我说了,这两年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然啊,只能吃青菜豆腐。”

谢丹阳说:“那还好呢,清淡。”

我说:“现在连豆腐都没了,哦,有,我能吃豆腐。”

说着我伸手向她。

谢丹阳拍开我的手。

吃饱,我还喝了两大腕米酒。

然后去洗澡睡觉。

谢丹阳被我安排在了二姐房间睡,但她不敢一个人睡,非要来我房间,因为母亲去睡了,她就不管了,直接跑进了我房间。

我也累了,也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已经九点多了,当母亲看着我们一起出房间门,她也没说什么,没问什么,就叫我们去吃早饭。

她起来煮了面,怕是谢丹阳觉得不合胃口,就说如果觉得不好,她去镇上买早餐来。

谢丹阳急忙的说很好很好。

谢丹阳轻轻在我耳边说:“妈妈这么对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她都把当她儿媳妇招待了。”

谢丹阳说:“那还不都怪。谁让跟我睡一起了的。”

我说:“靠,明明是自己过来的。”

谢丹阳说道:“吃饭了我们干嘛去。”

我说:“走村子里的亲戚,送礼发红包什么的,叫他们今晚来我家吃饭。”

谢丹阳说:“这样子啊。”

我说:“对,是这样子的。”

吃过饭了后,我拉着谢丹阳出去镇上玩,转了一圈买了一些东西,然后中午的时候,我就挨家挨户的走亲戚,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家的人,我统统发红包送礼。

好多人都夸我有出息啊什么的,还找了一个那么漂亮的媳妇。

都把谢丹阳当成了我媳妇。

我叫他们今晚到我家吃饭,然后拿钱给下午回来的父亲去买了猪来杀,叫亲戚来帮忙做菜做饭,大姐大姐夫一家也都从邻村来帮忙了。

晚上,在村子里家门口,摆了八桌,村里的长辈几乎都来了。

我站起来说感谢话,然后一桌一桌轮着过去敬酒,长辈都夸我懂说话,有出息,一下子,我成了村子里的人物。

谢丹阳也喝了不少。

正喝着,有个村里的小孩过来拉着我到旁边,对我说道:“张河哥,有个姐姐给了我一百块,让我过来这里叫过去。”

我问:“谁呢?”

他说:“在村头那里。”

我心里想着,会是谁呢。

村里面还有哪个姐姐妹妹对我有意思的,居然叫我去村头见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