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轻言瞠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样调侃的话竟然是帝九阙会出的话。

   “你相信誓约女神的祝福?”云轻言犹疑不定地看向他。

   帝九阙却避而不答,只是道,“两生花开了。”

   只有感情真挚的情侣,才能让两生花开放。

   云轻言看了看周围那飞舞的花瓣,心底头一次怀疑自己的感情。

   她真的,爱上帝九阙?

   云轻言脸上有几分犹疑。

   喜欢和爱是不同的。

   帝九阙容貌俊美,多次帮助她,她又屡次对他咳咳。

   不可否认,阴差阳错的相遇至今,她对帝九阙确实抱有几分不一样的感情。

   可以是好感,是喜欢,而且,区别于对云爷爷、广寒哥、玄以及同伴的喜欢,那分喜欢中,似乎多了一点别的东西。

   但是,她却不认为,那算是爱。

   花苞头清纯可爱粉嫩少女

   可两生花确实是开了。

   云轻言心中几分纠结,有时候,一件事不挑明之前还不觉得,挑明之后,反而就越想就越觉得是那么一回事。

   帝九阙默默看着云轻言纠结的模样,闭唇不语。

   尧矢他们他不擅长感情,不过在他看来,这家伙比他还要迟钝。

   不,有时候,可以是理智。即使对待感情,这家伙有时候也理智得可怕,带着分莫名的残酷。

   “这么来?你也喜欢我?”云轻言看了看周围的两生花,问道。

   “你、、呢?”帝九阙几乎咬牙切齿道,心里头一次郁闷得吐血了。

   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云轻言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话音还未落下,一道阴影便压了下来,俊美的脸咻地眼前放大,云轻言瞳孔骤然紧缩。

   修长有力的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温热的唇瓣当空压下,毫无章法,却炙热温软。

   “嗷呜!”远在两人身后吊着的郁大胖猛地看到这劲爆的一幕,惊得一张脸爆红。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心中念叨着,用两只胖乎乎的手堵住自己的眼睛,却猥琐地张大五指,从指尖的缝隙里看去,双眸闪着亮光!

   哈哈哈!一向彪悍无比的云姐竟然被云九哦不,那是云姐的童养夫,给强吻了,真是太劲爆了有没有?

   啧啧啧!竟然有人胆子那么大敢强吻云姐!而且还成功了?!这一刻实在是值得千古留名啊!

   而另一边,云轻言从瞬间的惊愣中回过神来,清冽的双眸滑过一道辉光,像是落满了星辉,叫帝九阙一瞬间看呆了去。

   就在这一瞬间,帝九阙被猛然推开,云轻言狠狠地反客为主,“要强吻?那也是我主动!”

   在帝九阙惊诧的目光中,一双修长纤细的手攀上他的肩膀,温热的触感从唇瓣上传来。

   “哇靠!不愧是云姐!”郁大胖倒抽一冷气,原本被脸上的肥肉挤成一条缝的眼珠子瞬间瞪圆,一只手拍了拍胸脯,暗道。

   “我嘛云姐那么彪悍,要强吻也是她强吻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强吻她?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