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严一诺的脸上布满深情,裴逸白却哑然。

   他不知道严一诺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但是裴逸白很确定,自己除了枪伤之外,并没有患什么癌症。

   至于严一诺的深情,只能说抱歉,他无福消受。

   严一诺将裴逸白的沉默视为无法接受,她也很心疼这样的艾蒙,可是病痛来了,挡也挡不住。

   她要打起精神,先让他接受自己。

   “我去给洗点水果,艾蒙,放心,我不会扔下不管的。”严一诺再度保证。

   裴逸白“……”

   “一诺,别忙活了,我没事,先回去吧。”

   她的动作一顿,沉沉地看着裴逸白。“为什么总是要我回去?我在这里照顾不好吗?”

   她干脆挑明了,直接问他。

   “被耽误的时间,在这边长时间逗留不好,以后尽量少来吧。”裴逸白勾了勾唇。

   脸蛋清纯白净女生表情超萌可爱图片

   若是之前,不知道宋唯一这个妻子的存在,他们接触还没什么。

   而现在,既然他是有家室的人,就更应该跟严一诺保持距离。

   严一诺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她这个人性格也算高冷,现在放下身段主动示好,却没想到艾蒙不领情。

   他一定是性格注定如此。

   “在担心我父母?这些没什么紧要的,我既然救了,就该好人做到底。”

   裴逸白蓦地抬头,定定地看着她:“一诺,我很感谢救了我,如果我能为力所能及地帮到什么忙,我也不会吝啬。但是,还是那句话,结婚例外。”

   声音清淡,如同风吹过一样,飘到严一诺的耳里。

   她的笑容顿时僵住,裴逸白如同没有看到。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觉得配不上?”她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咬着牙问。

   他现在失忆了,竟然还是将她拒绝得这么彻底。

   “艾蒙,我喜欢,我想跟结婚。”她紧接着说。

   “抱歉。”

   两个字后面意味着什么,严一诺清清楚楚。

   “……”严一诺脸色通红,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人表白,可是也是第一次被拒绝得如此彻底。

   严一诺一气之下,冲出病房。

   没多久,宋唯一捧着保温盒慢悠悠地进来。

   “看来回来得正是时候。”

   “我以为,刚才就会冲出来。”裴逸白微笑,在花园外就朝着自己龇牙咧嘴了,她什么时候这么能忍了?

   “啪嗒”一下,保温盒被她搁下,发出一阵重重的闷响。

   “哼,少跟我油嘴滑舌!饭也不要吃了,人家都给洗水果了,还吃什么啊,美女的水果都吃饱了。”

   宋唯一气愤地坐下,亏得她还主动去给他做饭。

   那小脸绷得紧紧的,裴逸白干脆拿出手机。

   “那我现在就告诉她以后不要来了,顺便将的身份说一声,这样就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是最简单也最快速杜绝她的办法。

   宋唯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将他的手机抢走。

   “别乱来,我都没答应。”

   “那要如何?”裴逸白无奈反问。

   宋唯一想了想,指着他:“转院!”

   ——————

   严一诺羞愤难耐地从病房跑出去,却没有想到,在外面遇到了一身黑衣的严临。

   父女两差点撞到了一起,严临皱着眉冷冷看着她。

   “爸,怎么……”严一诺满脸震惊。

   严临冷冷一笑,“我怎么会在这里,是吗?”

   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严一诺明显的感受到了,顿时猜到了严临在这里的可能。

   “跟我出来。”严临收回目光,直接拉着严一诺的手,拽出医院。

   他没有想到,自己离开的那段时间,严一诺竟然自己做了这么多事。

   冷落杜克,天天跑来医院,竟然是为了这么一个不入流的东西。

   “爸放手!”严一诺大声喊,却抵不过严临的手劲,跌跌撞撞地被拽了出去。

   严临将她甩到自己的车上,自己也坐上去,指着严一诺的鼻子。

   “那个男人,就是拒绝杜克的原因?”

   严一诺一惊,果然被他知道了,特地来医院堵自己啊。

   她呵呵冷笑,毫不畏惧地迎上了严临的目光。

   “对,我不想嫁给杜克。”

   “混账,这件事从娘胎里就决定的了,以为现在一句不想,就可以吗?”严临目眦欲裂,差点一巴掌甩了过去。

   但相比严一诺,他更痛恨那个医院里的男人。

   这个人好本事,竟然让他乖乖听话的女儿变得如此叛逆。

   严临决定了,一定要给这个男人一点颜色看看。

   “们决定的,问过我的意愿吗?什么决定不决定,还不是为了的利益?我不是的筹码,我也不会嫁给杜克。”

   “严一诺!”严临大吼,巴掌高高举起。

   “要打我?打啊!”严一诺冷笑,甚至将脸凑了过去,恨不得严临打。

   她盯着面前的父亲,“什么为我好,别当着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奋斗那么多,还不是为了外面那个儿子?”

   她知道这件事好多年了,这一次,终于气不过,跟严临摊了牌。

   而严临的表情,果然是震惊的,他大概没有想到,严一诺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为了儿子铺路,就把我送给杜克,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严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的手颤抖地指着严一诺,第一次看到她眼底的寒光。

   “妈告诉的?”他冷冷问。

   “我妈?这么说,她也知道了?”严一诺反问。

   她会发现,是因为严临和那对母子见面的时候被她撞破,而听他的意思,母亲也是知道的。

   一时间,严一诺觉得好笑。

   “们都知道了,倒是把我瞒得紧紧的。这么说,们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戏了?呵呵,那我跟杜克,就连戏都做不成。今天说开了也好,我也不用找机会告诉,我不愿意嫁给杜克的事了。又或者,找出一个私生女来,嫁给他。”严一诺冷嗤。

   “说的轻巧,以为这么简单?这件事没有商量,我已经看过日子了,下个月八号是好日子,等着当新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