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屈阳在,整个炼药师大会的其他人,都只能沦为他的布景板!

形如龟灵的半透明火焰出现在他手中,华光湛湛,气息厚重如土。

这一下,让一些炼药师手中的异火猝不及防地……灭……灭了……

炼药师们:“……”

骂人的心都有了。

云轻言手中的青木异火也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萎了,飘飘摇摇只剩下如烛火般的一丝,挣扎着散发光芒和度,好不凄惨。

她离屈阳最近,受到的压制也越大,更何况屈阳本来就有心给她个‘教训’。

云轻言清冽如墨的凤眸瞥向他。

屈阳冷漠的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冷漠高高在上地俯视云轻言。

只要她求饶,他可以放低压制。

云胡在人群中乐得找不着北了,虽然那该死的臭丫头没有立刻被严主抓走锒铛入狱,但是只要看到她吃瘪,他就高兴!

云荣等人脸上则露出了一片担忧之色,连火焰都生不起,那药该怎么炼制?

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

云轻言又何尝看不出来屈阳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得意呢?他就是想碾压她,在她上找到高人一等的优越。

云轻言皱眉思索,要不要用赤煌火呢?

可是,赤煌火是煌炎的本命火焰,众目睽睽之下使用,会不会被他的仇敌发现?

正在云轻言犹豫间,她神识海中猛然一颤。

煌炎那霸道桀骜至极的声音从神识海中传来

“丫头!不用忌惮!给本尊碾爆它的乌龟壳!”

炙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火焰的气,满满地涌入腔。

这还是在得知自己魔族份之后,煌炎第一次主动找她说话。

还是以这么毫不保留维护的霸道姿态!

“好!”艳的红唇蓦地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云轻言重重地应了一声。

筋脉中涌入一股暖流,云轻言体内的赤煌火又艳丽了一分!

那是煌炎的力量!他在助她更深一层地掌控赤煌火!

炽的赤煌火狂卷而出!

劲风呼啸,红云倒卷,天地震动!

“吼!”一声龙吟!

由火焰组成的娟狂红龙飞而出,神威浩dàng),可怕的势压bī)得屈阳连连后退。

“卧槽!!又是异火化形?神王级以上的异火?!”

人群中爆出了一句压抑不住的粗口!

众人只觉得今炼药师大会真是精彩纷呈,令人根本停不下来!

万年难遇的神王级异火,一天之内竟然见了两次!

丁鑫等人已经呆滞在了原地,表显得有些傻,不过现在,也没人去注意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霸气威严的火焰苍龙之上!

坐在评委席正中的白苏俊美淡雅脸上肌细微的动,放在扶手上的五指不自觉地握紧。

神王级异火?不!他觉得远不止如此!

被bī)退的屈阳显然没想到云轻言还有一手。

不,他不能输!

眼眸里闪过坚定,屈阳狠狠一咬牙,拼着精神力耗尽的危险,手中的玄龟灵火再次升腾,凝实的乌龟形扩大,向红龙冲撞而去!

“吼!”威严的王者又怎么会容忍下位者的挑衅?!<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