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医生走到门口,又回头看我一眼,“小姨的情况,需要住进重症监护室,待会去交一下费用,重症监护室的费用,也得有个心理准备。”

我点点头,跑到外面交了押金,办理住院手续,做完一切我去病房看小姨,护士拦在门口不让我进去,说病人现在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打扰。

我透过玻璃看小姨,她的脸色很苍白,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曾经商场的女强人,此刻却虚弱地躺在床上,我的心,就像有把刀子,在狠狠地扎。

一个晚上,我都守在医院,冷月让我先回去休息,我都没作什么反应,万大师去了酒店,他让我沉住气,哪怕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说明还有希望。

医院很快只剩下我一个,冷月出去一趟,给我买了饭,她给自己也买一份饭,并不是东洋小吃。

“怎么换口味了?”冷月最爱的是东洋小吃,她不给自己买小吃,我就有些诧异。

“就是突然觉得,换个口味也不错。”

我没问太多,快速把饭吃掉,在医院的走廊的静候座靠一宿,我去外面的发廊洗了头,再回到医院,重症室的门打开,护士正给小姨擦拭身体。

“我来吧。”我把毛巾接过去,擦拭着小姨的额头,她睡了一宿,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冷月已经回去了,她开始要陪我一起等,我好说歹说,她才回家去睡觉。

护士很懂我的心思,直接退出监护室,见屋里没人,我边擦边苦笑出声,“刚回来觉得挺烦的,啥都想管我,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再后来我巴不得能约束我,倒好,直接就躺这儿了……”

湖水绿薄纱长裙美女美轮美奂高清草原写真

说着说着,我再也说不下去,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的脸。

小姨受伤的消息,很快就在珠海传来,仅仅数个小时,就传回H市。

汤宅,汤贝贝正在熬汤,突然收到冷月的消息,熬汤的蛊都被她弄翻,她离开厨房,直奔爷爷的卧室。

“爷爷,我想去珠海。”

汤衡闻言睁开眼睛,“再陪爷爷待些日子吧,才刚回来半个月。”

没等他说完,汤贝贝就打断,“爷爷,珠海那边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去了又能做什么,论智力谋略不及白淑贞,而且没一点身手,去了,一点忙都帮不上。”

“爷爷,听的意思,早就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那为何要瞒着我?”

汤贝贝瞪大两个眼睛,只要稍稍一听,她就能听出其中不对劲的地方,“就算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也想去陪着他。爷爷,我心意已决,就原谅我不孝一回吧!”

汤衡当着汤贝贝的面,缓缓坐起来,再无前几日的病态,整个人很精神,他叹息一声,“罢了罢了,去吧。”

汤贝贝见爷爷好端端地坐在那里,一脸的疑惑,“爷爷,的病好了吗?”

“都执意要走了,我病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啊?”汤贝贝情急之下伸出一个手指,“竟然用生病的幌子骗我?”

“是罗阳的主意,他说普陀山的万大师断言有危险,想让我把叫回来,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姓白的丫头遭遇不测,在的话,肯定也躲不过去。”

汤贝贝一直静静地听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摸在手机上,她有些后悔,这么多天没跟我通一个电话。

“贝贝,来。”汤衡招招手,把汤贝贝招过去,“爷爷想听听真实的想法,就算是珠海不安宁,也愿意去吗?”

汤贝贝肯定地点点头,“如果我不去,就真的没人陪他了!”

“爷爷不干扰做决定,其实和罗阳的情况,倒是有点像罗阳的父亲和昭婉,昭婉也是落魄门庭出身,她也是一心守在罗天霖身边,才造就了一段佳话。”

~':

“其实,罗阳他给我打电话,让我把骗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犹豫,他一个后生晚辈都能做到如此地步,我这个老家伙如果真把叫回来,到底对不对,是不是有些不道德,但爷爷真的太担心,就听了他的主意。”

“比爷爷想的透彻,懂得如何坚守感情,人一辈子遇见一个对的人不容易。我一直在琢磨,昭婉那个丫头,她到死都没后悔过,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知道,她肯定不会后悔,我深有体会。”

汤贝贝重重地点头,她自然了解当年的那段佳话,也了解昭婉。

“去吧,带上卫老去,尽咱们的一点绵薄之力。”汤衡摸摸汤贝贝的头发,轻声说道,“静静和卫老,一并带走。”

“我带静静去就行,卫老就算了吧,带走卫老,我不放心爷爷!”

卫老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汤衡,算是汤衡的贴身保镖,当然,汤衡一直不拿卫老当外人看,而是拿其当兄弟相待,这才是卫老甘心为汤衡卖命的真正原因。

“带着吧,罗阳那边高手尽出,白淑贞还是出了事,不带卫老去,爷爷怕是睡不踏实。”

汤贝贝当天中午就乘飞机到珠海,跟她同行的,是戚静静和卫老二人。

她下飞机就直奔医院,当时我正坐在趴在小姨的病床边眯觉,感觉有人捅我的肩膀,就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来了?”我突然就清醒了,她突然跑回来,我心里更没底。

“我怎么就不能来?”汤贝贝拉着椅子坐到我旁边,“爷爷都跟我说了,但我不信什么大师之言。”

“别闹了贝贝,还是回H市等我吧,过年的时候我回家找。”汤贝贝手无缚鸡之力,我真不敢把她留在这边。

“不爱我了!”

汤贝贝把头扭到一边,不满地哼了声。

“贝贝,知道的,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

“我不管,罗阳听好了,就算我不是最爱的女人,但我一定会是陪到最后的那个女人。”

她盯着我,我看着她,两相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