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訂單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亞遊國際ag > 返回上頁

煤炭滯銷席卷全國 多地煤企限產自救

發布於2012-07-18 10:09:52

       2012年07月18日 08:49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

       正值盛夏,曾經炙手可熱的煤炭行業如今正在經曆一場罕見的嚴冬。

  “這段時間的煤炭行情太糟糕了。”昨日(7月17日)下午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區煤炭協會的一位人士向《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表示,現在是生產越多虧損就越多。大多數煤炭開采企業早已限產減虧,從上周開始攀枝花市西區的煤炭企業全都停產整改。

     “自發限產”並非孤例,而且成為眾多煤企無奈的選擇。《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了解到,陝西、內蒙古、四川等地的煤炭生產企業都出現了自我限產的情況。

  20多座黑色的煤山,幾乎將整個秦皇島港塞得滿滿當當。這個全球最大的煤炭港積累了史上最多的煤。卓創資訊煤炭分析師王婷昨日下午向《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表示,環渤海地區港口發熱量5500大卡的市場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652元/噸,已經連續十周下調。

  煤炭需求減少比2008年嚴重

  “亞遊國際ag煤礦生產的煤主要供應電廠。現在的價格已經下降了很多了,不過仍鮮有人問津,往年電煤是供不應求的。”瀘州當地一家較大的煤炭企業辦公室的一位人士向 《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表示,現在主要的問題是需求量太低,即使降價也沒人要。亞遊國際ag這邊有些規模小一點的煤礦選擇了停產,因為煤炭賣不出去會占用大量的資金。

  上述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區煤炭協會的一位人士向《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表示,目前煤炭的銷售價格還達不到成本價,生產越多虧損也就越多。但是有些企業為了留住工人寧可限產也不願意完全停產。麵對如此低迷的市場行情,“自我限產”實屬無奈之舉。目前,洗煤廠和煤炭貿易商的日子更難過,煤礦不生產,洗煤廠就無煤可洗。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進口煤的價格更為便宜,進口煤對國內煤炭市場衝擊不小。

  來自海關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口煤炭1.4億噸,同比增加65.9%,再創曆史新高。

  陝西銅川一家煤礦的銷科科長蔡先生則向當地媒體表示,“現在的煤不好賣,前幾年煤炭不愁賣,是客戶來找亞遊國際ag,現在卻是亞遊國際ag為了銷煤而四處奔波找客戶。作為科長,我的壓力很大!”

  陝西神木縣一位煤老板表示,“現在不僅僅是價格下滑,更為重要的是煤炭出現滯銷。我的礦最近基本上是停一停,再幹一幹。近十年,我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狀況,比2008年還要嚴重一些,那個時候,雖然價格在下跌,但是客戶對煤炭的需求還在,沒有出現現在這麽疲軟的需求。”據了解,河南部分大型煤炭企業出現虧損,某煤企今年前四個月利潤同比下降65%。

  在號稱“煤海”的山西省,情況也不容樂觀。在平朔礦區,煤炭庫存也在高位運行,再賣不出去,挖出來的煤都無處可放。中煤能源不得不四處協調鐵路部門,希望給予運力傾斜,緩解庫存壓力。

  隨著煤炭市場步入嚴冬,生產商、貿易商、港口等,產業鏈上各個環節都開始“咳嗽”了。

  公開報道顯示,全球煤炭市場風向標——秦皇島港在上個月底庫存就已經超過940萬噸,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水平。而該港口總容量才1000萬噸。

  大型煤企無奈降薪

  過去十年,相對於石油和天然氣,價格更低且分布更為廣泛的煤炭,一直被視為中國最依賴的一種能源,價格亦如同坐火箭一樣狂升,各種與煤炭有關的財富神話層出不窮。而如今低迷的行情讓煤炭企業叫苦不迭。

  卓創資訊煤炭分析師王婷向《每日經濟亞遊國際ag》記者表示,主要原因還是要歸結於今年的經濟形勢,經濟向弱,煤炭作為能源類的主要亞遊國際ag受到的影響較大。雖近期高溫天氣持續,但居民用電的攀升難以為整體電力需求帶來明顯的提振,受宏觀經濟麵製約,占據重要地位的工業用電增幅尚不明顯,耗煤量相較往年偏低。

  此外,今年雨水充沛,水電出力良好,火電依賴度降低,進一步影響了電煤的需求;加之進口煤的大量湧入,市場供大於求現象較為明顯。下遊的庫存處於高位,需求麵難有改善,去庫存化較不明顯。

  “包括生產、管理和人工等方麵成本增加都給煤企帶來一定壓力。”王婷表示,現在煤企的利潤受到擠壓煤價下行幅度較大,部分地區價格已接近成本線。

  煤炭過剩的隱憂也得到了權威數據的印證。根據商務部網站公布的一組數據,截至6月27日,山西省煤炭企業庫存1780萬噸,比去年同期增長4.7%,比年初增長8.5%。而今年1~5月份山西全省煤炭外銷量2.42億噸,同比增長4.73%,增幅回落3.28個百分點。產能過剩已經成為整個煤炭行業不得不麵對的大問題。

  麵對慘淡的煤炭市場,“限產”就成為許多煤炭生產企業無奈的選擇。

  山東省煤炭工業局表示,下半年將根據市場需求,適度調整煤炭生產供應量,特殊時期可以實行臨時性限產壓庫保市場等措施,保持省內煤炭年產量穩定在1.5億噸左右,以平抑省內煤炭價格。

  “(煤礦限產)挺多的。”王婷表示,據了解,現在內蒙古鄂爾多斯部分礦已停產2~3周。包括華北、華中等部分地區也都有限產情況。

  除“限產”外,一些大型的煤炭企業亦紛紛選擇減薪“過冬”。

  據《羊城晚報》報道,在4月份降薪後,我國第二大煤炭企業中煤能源全礦區員工5月份再降薪10%,礦區還將在基層員工中進行裁員;我國最大焦煤生產企業山西焦煤集團下屬煤礦亦變相降薪,原先由集團核發的工資變成30%由各煤礦各自承擔。

  據悉,在另一煤炭大省河南,永煤集團和義馬集團打算降薪兩成,鄭煤集團和河南煤化集團也已有降薪計劃,領導層降薪可能超20%。

  值得注意的是,有“西南煤海”之稱的貴州此前也取消了出省煤炭基金。

  有煤炭專家認為,煤炭的黃金十年即將結束。

上一個:光伏產業集體預虧 太陽能何時重新發熱